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期刊介绍 投稿须知 期刊订阅 文章收录 过刊欣赏 访客留言 联系我们
我要投稿

TOP

专科词典编纂的学科依托
2010-10-07 15:17:11 来源: 作者:郑述谱 【 】 浏览:1283次 评论:0

  论文关键词 专科词典编纂术语学术语词典学
  论文摘要 学会的生命在于学术。不同的学会有不同的依托学科。作为辞书学会下属的专科词典委员会,应该把辞书学、术语学、术语词典学都看作专科词典编纂所依托的学科。特别是术语学和术语词典学,与专科词典编纂的关系更密切、更契合。在术语学、术语词典学在我国还刚刚起步的现阶段,建议学会把开展术语教育纳入经常性的活动内容。有关部门已经颁布的文件及相关国家标准可以作为研究与学习术语学与术语词典学的切入点。

  
  一、从关于学会生命的两种提法说起
  
  在多年参加辞书学会活动的过程中,我先后听到过两种关于“学会生命”的说法。一是说,“学会的生命在于活动”。信守这个说法是很有积极意义的,它可以起到促进学会正常开展活动的作用。另一种说法是,“学会的生命在于学术”。两相比较,我个人似乎更喜欢第二种提法。学会学会,它的活动理应更突出学术性,而不是满足于泛泛的一般性的活动。
  要突出学会活动的学术性,必须有一个最起码的前提,那就是要搞清楚,你这个学会究竟是搞什么学科研究的,或者说,是以哪个学科为依托的。对于整个辞书学会来说,这似乎不是什么问题。辞书学会所依托的学科自然是辞书学。但再仔细一想,又会觉得,事情也许并不这么简单。辞书学会下属语文词典专业委员会、双语词典专业委员会、专科词典专业委员会等专业委员会的业务对象与范围存在明显的不同,但又都与辞书有关,把它们都归在辞书学门下并无不可。可是在有些时候,特别是在涉及具体学术问题研讨时,又不时会让人有一种不同专业委员会“各唱各调”、相互间“言不及义”的感觉。这种情况,从事专科词典编纂的专家似乎最先意识到了。他们是以对“辞书学属于语言学科”的说法提出质疑的方式提出问题的。因为对他们来说,在日常需要面对的实际业务活动中,绝大多数有待解决的问题都不是语言学性质的问题。而从事语文词典与双语词典编纂的学者,则对此多有保留。这种情况的出现当然是有其原因的。专科词典收录的是专业词汇,而语文词典与双语词典编者,面对的主要是普通词汇。前者的问题绝不仅仅是语言学问题,而且首先也不是语言学问题。专业词汇与普通词汇的差异,必然导致专科词典的编写与一般语文词典的编写存在一些明显不同。比如,由于专业词汇特别是术语有严格的系统性,专科词典的条目选择,术语的定义,都要求有更严格的科学性。与此同时,还需要有深厚的相关学科的修养。专科词典编写中遇到的问题,靠一般词汇学或词典学当然也能解决一部分。但是,术语学对解决专科词典编写中遇到的大量问题,作用肯定更直接,更有效,更有针对性。这应该是不言自明的事实。也许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提出,辞书学已经开始从语言学分离出来。的确,单就专科词典编写所遇到的问题来说,它比语文词典和双语词典编写与语言学的疏离程度肯定要大得多。
  泛泛地说辞书学是专科词典编纂所依托的学科,会让人觉得笼统、模糊,对具体问题的解决,也有如隔靴搔痒。那么,还有没有更贴近、更契合的学科,应该成为专科词典编纂所依托的学科呢?我个人认为,术语学可能比辞书学还更贴近。再进一步说,术语词典学或是术语编纂(terminography),可能就更贴近,更契合。
  
  二、关于术语学与术语编纂
  
  术语学是研究各专业领域中术语的结构、形成、作用、发展、用法和管理的学科。术语学产生于20世纪30年代。20世纪60年代后,在国际上越来越倾向于把它视为一门独立的综合性学科,它与许多相关学科如语言学、逻辑学、认识论、系统方法论、控制论、信息学等都保持并将继续保持密切的联系。国际上最有影响的术语学派包括:德国-奥地利学派,俄罗斯学派,加拿大蒙特利尔学派和捷克布拉格学派。这些学派当然各有侧重,各有特色。在术语学一般理论研究方面,俄罗斯似乎走在前面,他们自认为领先15-20年。术语学又可以分为理论术语学与应用术语学,下面又形成了一些不同的分支学科或称为研究方向,一般术语学、术语标准化、术语词典学应该算是其中最主要的几个。近年来,认知术语学研究也相当活跃。
  术语学与词典学有着特殊的紧密关系。应用术语学的成果往往是以词典的形式呈现出来的。如同词典学与词汇学有密切联系一样,术语词典学与术语学也有紧密的联系。术语学研究的许多问题是在术语编纂活动的过程中提出来的,术语学研究提出的理论观点,反过来又直接影响并指导术语编纂工作。
  按著名词典学专家哈特曼(R.R.K.Hartmann)等的解释,术语词典学是研究有关术语词典的设计、编纂、使用以及演进等活动的一门学科。西语里表示相关活动与研究这种活动的学科常常用同一个词。因此,terminography既可译作“术语词典学”,又可译作“术语编纂”。术语词典学与我们通常更习惯说的专业词典学或专科词典学是一个意思。但从严格意义上说,术语与专业诃汇应该是有区别的两个概念。简单说来,专业词汇比术语的范围要广,术语是专业词汇中最核心,也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术语词典学的内容框架与一般词典学有相仿的地方,比如,它也研究术语词典的宏观结构与微观结构,术语词典的分类原则,术语的释义等。但是,即使在雷同的题目下,阐述的内容却并不相同。比如,同样谈到释义,术语词典的释义与语文词典的释义,甚至与百科词典的释义,并不是一回事情。因为术语是对某一专门学科领域概念的指称,而概念是对事物本质特征的高度准确与严密的表述,所以,术语的释义实际上是给术语下严格的科学定义,这与一般的解释词义是不同的。顺便说说,下科学定义并不像国内有的学者所断言的那样,仅仅限于所谓“属加种差”的方式,因为,概念与概念之间的关系,除去属种关系之外,还有整体一部分关系、联想关系、序列关系、因果关系等等。至于说到百科性的释义,这里只想指出一点,它在定义之外,还往往提供相关的其他背景信息。再比如,普通词汇也有体系性,但相比之下,术语的体系性更强,术语词典编纂对体系性的要求更高。
  术语词汇与普通词汇的最大不同,可以归纳为最主要的两点。一是术语是对某一领域内概念的语言指称,它的背后一定有一个严格的科学定义。二是术语一定是成体系的。换句话说,一个术语一定是处于某一术语体系之中,它在体系内的位置受到同一体系内其他术语的制约。单独孤立的术语是不存在的。可以打一个比方来加以说明。如果把普通词汇中的词比作自然生长的树木,那么,术语词则更像是电线杆。后者是有严格的规格要求的,同时,电线杆之间又有固定的位置与联系。但两者又都是木质的。就是说,它们都受所在语言基本特点的制约。

  术语的上述特点决定了它具有更强的社会约定性。至少在同一领域内,在专家们之间,从称名到背后的定义,必须相互一致,不然就会妨碍理解,引起误会,进而影响思想的交流、科学发展、知识的传播。这种社会约定性总是通过术语的标准化来实现的。术语标准化与普通词汇的规范要求相比,具有更大的约束性、法规性。术语的这些特点,也决定了对术语编纂的一些特殊要求。
  总之,就专科词典编纂活动的内容、对象、指导理论、工作要求或工作成果来说,无论从哪一方面看,术语学及其属下的术语编纂,与一般词典学相比,与专科词典编纂的关系都更密切、更直接。
  
  三、关于开展术语教育的问题
  
  任何学科都有自己的术语,为了促进本学科的健康发展,任何学科也都要研究本学科的术语。没有术语,就没有知识。但是把各种术语作为一个单独对象进行专门研究的却只有术语学。术语学既然是一门科学,而且是一门综合性的独立学科,那它就不是不经意间顺便就可以学到手的。实际上,在术语研究发达的国家,上个世纪60年代末,高等学校就开始讲授术语学课程,并且在社会上的相关专业人群中开展术语教育。建国以来,我国在术语定名方面成绩斐然,但术语学理论研究却几近空白,于是,术语教育问题也就无从谈起。好在这种状况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可望于不久的将来有所改变。
  我曾经尝试着为术语教育这样下定义,即术语教育是以术语学基本理论为依据,以具备某一专业背景知识的高等学校学生及社会有关行业人员为基本对象,以培养术语意识为中心目标的、普及性的教学培训活动。
  对这个定义可以作如下几点补充说明。首先,开展术语教育必须要有科学依据。能够为我们提供这种依据的首先是术语学理。论。各门学科都有自己的术语,也都要与术语打交道,包括整理、规范本学科的术语,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员也都可能感受到术语对本学科学术交流与发展的重要意义,但是,只有术语学才能从理论层次上对各学科术语的本质特征与一般属性作出更为深刻的阐释。有了这样的理论基础,术语教育才算有了根。在术语学产生之前,是不可能提出什么术语教育的。其次,还要明确术语教育的对象。接受术语教育的人,应该是具有某一专业背景知识的人。一定的专业背景知识,是接受术语教育的基础与前提条件。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的人,对术语可能会一无所知,毫无感受,术语教育也就无从谈起。在校学习的大学生,特别是高年级的学生,是已经初步掌握了本专业基础知识的人,他们还可能成为未来本专业领域内的中坚力量。对他们实施术语教育,一方面会对他们目前学好本专业知识,至少在宏观认识与方法论方面,提供有益的帮助;另一方面,从长远来说,也会对本学科领域内未来的术语建设,乃至整个国家与民族总体科学文化水平的提高,具有积极意义。因此,他们应该是术语教育的首要对象。所谓“社会有关行业”是指其工作直接或间接与术语关系密切的行业,如编辑出版、大众媒体、信息检索服务、语料库建设、科技翻译等。他们的术语意识与工作水平,往往直接关乎整个社会术语使用规范化的实施效果。对他们推行术语教育,既是目前大力提倡的继续教育与终身教育的一部分内容,也可以说是对此前术语教育缺失的必要补课。
  鉴于专科词典编纂与术语学和术语词典学的紧密关系,也许专科词典委员会也应该把开展术语教育活动,纳入自己的活动规划之中。这将是这个学会生命活力的体现。
  
  四、一个具体建议
  
  在基础研究薄弱、基本资料欠缺的情况下,开展术语教育会存在不少困难。为了解决这个困难,我有一个具体的建议,那就是不妨把有关部门已经发布的文件与相关国家标准作为一个切入点。其中包括: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发布的《科技术语审定原则与方法》,国家标准GB10112-88《确立术语的一般原则与方法》(neq ISO704:1987),GB/T15237-94《术语学基本词汇》(neqISO1087:1990),GB/T3935.1-1996《有关标准化和相关活动的一般术语及其定义》(idt ISO/IEC导则2:1991),GB/T1.6-1997《标准化工作导则》第1单元“标准的起草与表述规则”第6部分。“术语标准编写规定”(neq ISO10241:1992)。据我个人学习的初步体会,这些文件堪称术语学理论与术语实践活动相结合的典范。作为国家的正式标准,它也应该成为术语工作的指南。同样,它也可以充当开展术语教育的骨干教材。如何认识与贯彻学习这些文件,将有另文讨论。
  可以用下面几句话,把本文的内容作一个归纳。
  学会的生命在于学术。作为辞书学会下属的专科词典委员会,应该把辞书学、术语学、术语词典学都看作专科词典编纂所依托的学科。学会应该重点围绕上述学科开展学术活动,特别是术语学与术语词典学,应该看作是与专科词典编纂更契合的依托学科。在术语学、术语词典学在我国还刚刚起步的现阶段,建议学会把开展术语教育纳入经常性的活动计划。有关部门已经颁布的相应文件与国家标准可以作为术语学与术语词典学研究与学习的切入点。


Tags:论文发表 发表论文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发展陕西文化创意产业的九大构想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